平治信息:硬件换流量模式可行吗

胡楠/温,本报实习记者

2019年上半年,平治信息实现营业收入10.16亿元,同比增长96.51%。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增长25.99%。

2019年4月,平治信息获得深圳兆能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兆能”)51%的股份,并开始分销智能家居产品和5g通信衍生产品市场。2019年上半年,公司智能家庭业务实现营业收入6.92亿元,占68.09%;净利润达到5047万元,占27.96%。

值得注意的是,在平治信息业绩快速增长的同时,该公司的手机阅读业务大幅下滑,应收账款的增长率远远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长率,资产负债率也在快速增长。

手机阅读业务下滑

上市前,平治信息的收入规模保持在1亿元左右。招股说明书显示,从2013年1月至2015年6月和2016年,公司来自三大电信运营商的收入分别占其收入的99.67%、97.92%、93.52%和54.65%。平治信息公司的收入严重依赖三大电信运营商。

为了摆脱单一客户高度集中带来的风险,平治信息在2016年率先在行业内采用多团队并行模式,俗称“100英尺模式”。在短时间内,大量原创阅读内容制作平台应运而生,实现了内容和渠道的双重扩张。

2017年下半年,公司以6885万元现金认购郑州美莱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莱特”)51%的股权,并逐步实施“cps模式”。McRawdon是一个开放的云平台,吸引了大量的自我媒体和内容提供商。

在“100英尺模式”和“cps模式”的双重指导下,平治信息对三大运营商的依赖逐年下降。根据公司2017年和2018年的年报,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分别占营业收入的87.79%和82.78%。

与此同时,平治的手机阅读业务收入也快速增长。2016年至2017年,上市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69亿元和9.1亿元,同比增长178.84%和94.01%。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4843万元和9791万元,同比增长87.88%和102.19%。

其同行评议技术和阅读集团(0772.hk)2016年的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87.23%和59.13%,2017年分别为39.19%和60.16%。

独特的渠道模式使平治信息的收入表现远远优于汉德阅读科技和阅读集团。

在“2018网络文学专项运动”的影响下,网络文学的内容提供商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其中平治信息尤为严重。当年,平治信息实现收入8.62亿元,同比下降5.28%,而汉读科技和阅读集团的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4.17%和23.03%。

2019年,平治手机阅读业务收入进一步恶化。剔除新收购深圳兆能的影响,该公司移动阅读业务收入达到3.24亿元,同比下降30.45%,为公司历史上最大跌幅。同期,阅读技术和阅读集团的收入分别增长了-4%和30.28%。

虽然平治信息推出了“100英尺模式”和“cps”模式,创造了新的流通渠道,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后劲严重不足,公司收入自2018年以来直线下降。

不存在的绩效承诺

为了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平治信息于2019年上半年以现金形式支付1.11亿元人民币收购深圳兆能51%的股权,并于本期进行合并。

一次看似简单的收购,过程很奇怪。

据调查,深圳兆能成立于2014年,最早一批招聘信息于2018年5月发布。可以推断,深圳兆能将于2018年初开始实质性业务,而一系列股权变动已于2017年悄然开始。

根据平治信息部回应深交所询价信的公告,2017年10月24日,深圳兆能股东会决议通过后,工清城袁俊文同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袁俊文同”)以2元的价格接受了深圳兆能原股东持有的75%股权。《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通过袁俊·文同工商信息搜索网站发现,平治信息的控制者郭庆是袁俊·文同的实际控制者,持有99.95%的股份。

2018年1月31日,深圳兆能股东会决议通过后,平治信息实际控制人彼得接受了深圳兆能原股东持有的25%股权。此次交易的总对价为2070万元,根据这一对价,深圳兆能的总估值为8280万元。到目前为止,平治信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彼得和郭庆共出资2070万元收购深圳兆能100%的股份。

同年8月29日,深圳兆能股东会决议通过后,彼得将其在深圳兆能的23%股份转让给宁波赵鼎企业管理咨询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赵鼎”),袁俊文同将其在深圳兆能的26%股份转让给宁波赵鼎,总估值5000万元。据调查,平治信息的实际控制人彼得是宁波赵鼎的最大股东,持有48.98%的股份。显然,股权转让是平治信息公司两个实际控制人的股权周转率。

随即,平治信息通过关联交易支付1.11亿元现金购买深圳兆能51%的股份。通过四次股权转让,平治信息的实际控制人彼得和郭庆除了持有深圳兆能49%的股份外,还获得了9052万元。

此外,根据平治信息收购深圳兆能时的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18年底,深圳兆能的账面净值为1837万元,收益法评估值为2.25亿元,市盈率接近12倍,而中兴和烽火分别为6.66倍和3.29倍。

此外,深圳兆能对平治信息的业绩承诺更加耐人寻味。

根据深圳兆能审计报告,2018年深圳兆能实现营业收入3.28亿元,亏损327万元,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2.21亿元。同时,股权转让协议承诺深圳兆能2019-2021年经审计的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850万元、3750万元和4320万元。从表面上看,看似严格的绩效承诺条款实际上毫无用处。假设深圳2019年至2021年的万亿美元净利润为零,根据补偿金额的计算公式,此次交易仅补偿平治信息5500多万元。

基于上述估值比较和业绩承诺,上市公司被怀疑向实际控制人转移利益。

难以继续硬件交换

针对交易所的询问,平治信息表示,收购深圳兆能是公司战略地图的一部分,智能家居设备是重要的交通入口。

为了获得流量,平治信息采用低毛利率策略。根据询证函,平治信息预计深圳兆能源未来四年的毛利率分别为7.74%、7.51%、7.36%和7.25%。过去四年,中兴通讯和烽火通信的毛利率分别约为14%和23%,远高于深圳兆能。

最新半年度报告显示,平治信息实现营业收入10.16亿元,深圳兆能贡献收入6.92亿元,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分别为789万元和2659万元。即使目前的销售费用和R&D费用是由深大能源承担的,深大能源收入的比例也分别为1.14%和3.84%。同期,中兴通讯分别占上述两项的9.02%和14.51%,烽火(FiberHome)分别占6.09%和9.98%。

从应收账款来看,深大能源合并报表将平治信息应收项目在2019年上半年末增加到6.96亿元(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深大能源总资产仅为6.48亿元),占总资产的43.27%,同期中兴通讯和烽火分别占15.25%和32.19%。

然而,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的应收账款数据,合并后的平均收款期约为112.02天。同期,中兴通讯和烽火分别有86.87天和123.41天。虽然平治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略低于烽火(FiberHome),但平治原有的手机阅读服务平均收款期约为60天。排除这项服务的影响,平治智能家居服务的实际平均收款周期应该高于中兴和烽火。

此外,根据询价信的回复公告,深圳兆能的未结订单金额超过26亿元,其履约承诺有一定保证。然而,面对如此低的研发成本、销售成本投资和应收账款的高速增长,现有的资本链难以维持平治信息的低毛利率战略。

最新半年度报告显示,平治信息只有2.65亿元现金和1.15亿元短期负债。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很难满足后续的生产需求。平治信息管理已经意识到资金链紧张的问题,并于2018年12月29日提出了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计划。计划向南京网通科技有限公司、新华网、浙江数字文化发行不超过1200万股,募集资金2亿元,将于2019年8月23日由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批。然而,与应收账款的大幅增长和未来五年平均每年超过10亿元的硬件销售计划相比,2亿元只是沧海一粟。

原有手机阅读业务同比下降30%以上,智能家居业务仍处于硬件销售阶段,交通入口的流动性有待验证。该公司的高投资、高应收账款和高平均收款期业务模式(以硬件为交通工具)不太可能持续下去。对此,《证券市场周刊》的记者向上市公司发出了一封采访信。截至目前,出版公司尚未给出书面答复。

来源:证券网络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上一篇:中央台:9月30号(后天)冷空气“来袭”,10月2-4号天气
下一篇:圆通速递:8月份实现快递产品收入20.85亿元 同比增长23